水利系统腐败窝案近年频发【华体会】

本文摘要:水利系统贪腐窝案近年时有发生在一个小小的水库除险修整工程中,区水利局原正、副局长居然皆向施工方行径举发,这是河南省南阳市检察院干警近日埋的案件。

华体会

水利系统贪腐窝案近年时有发生在一个小小的水库除险修整工程中,区水利局原正、副局长居然皆向施工方行径举发,这是河南省南阳市检察院干警近日埋的案件。融合此前的一些典型大案,如江西省九江市水利系统“窝腐案”牵涉到158人,贵州省黔东南州革职水利系统窝案牵涉到5县33人,可以显现出,职权官员从水利工程招投标屡屡“渔利”已渐渐趋向常态化。以前提到水利系统,很多人都指出是“清水衙门”,没什么“油水”可捞,但为何近年来工程贪腐案件时有发生? 市长留言板埋水利“蛀虫” “2013年年底,我们在网页市长留言板时,注意到了一个起诉彭李坑水库水管所所长高洪升在水库除险修整工程中向施工方举发的信息。

”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沙吉鸿告诉他记者。随后,干警联系上正在住院治疗的举报人张森林(化名)。

据张森林交代,在彭李坑水库除险修整过程中,高洪生先后4次向张森林索取40多万元。干警分析指出,高洪升明目张胆多次举发,从其职务权限到水利工程的广泛特点来看,不不应意味着是其个人的不道德。据卧龙区检察院负责管理反贪工作的郜都讲解,每个工程从招投标到工程款缴纳再行到项目竣工验收,必须“一把手”多次签署审核。高洪升意味着是个水库管理所所长,按理不应当不会有那么大权力,“一把手”才是施工方首要的公关对象。

由此,卧龙区水利局局长杜道敬转入办案人员视线。2014年4月,卧龙区检察院要求对杜道敬立案侦查。后经卧龙区法院审理查明,卧龙区水利局局长杜道敬利用职务之之后,多次缴纳10余名涉案人员的关说和财物19万元,为他们中标水利工程获取便捷,惜被被判有期徒刑8年6个月。

此外,经查办,卧龙区水利局“二把手”赵国军在彭家湾水库除险修整工程中,也利用职务之之后多次行贿他人行贿10多万元,被被判有期徒刑6年6个月。案发后,高洪升主动交代犯罪事实,主动解散全部赃款,系由讯问,综合考虑到其犯罪性质、犯罪数额、认罪态度等量刑情节,法院对其准予刑事惩处。

“清水衙门”为何频现“窝腐案” 有一点注目的是,近年来,水利系统官员利用工程招投标贪腐并不有意思。从“一把手”到普通干部都从水利工程中“渔利”,158人涉嫌,没收违纪违法款7600余万元,江西省九江市水利局原党委书记、局长裴木春派的水利系统贪腐窝案特别是在让人触目惊心。“水利系统经常出现这样的‘窝腐案’,与其在水利工程中强劲的背景有相当大关系。”卧龙区检察院负责管理反贪工作的郜都检察官告诉他记者。

有业内人士告诉他记者,以前提到水利系统,很多人都指出是“清水衙门”,没什么“油水”可捞。但随着近几年国家对水利工程的推崇,每年都有大批的专项资金用作水库的综合治理、河道筑堤、堤坝的除险修整等工程。同时水利工程建设项目必须通过层层审批、施工资质审查、工程监理等多个环节,每个环节完全都必须水利系统“深度参予”。一些工程涉及方为了取得这块“唐僧肉”,大自然少不了“上下安打”水利系统的官员。

江西抚州检察机关革职水利系统窝案牵涉到21件24人,贵州省黔东南州革职水利系统窝案牵涉到5县33人,湖北省荆门市检察院积极开展革职水利系统贪污贿赂犯罪专项行动,深挖“水利蛀虫”,共计立案查处贪污贿赂犯罪案件13件13人,涉嫌金额200余万元…… 据卧龙区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沙吉鸿讲解,在水利工程方面,不存在“挣钱的没有资质,有资质的不挣钱”的现象。水利工程招投标成立一定的资质门槛是为了保证工程建设质量。但一些没施工资质的公司为了需要揽到工程,之后北航在“有资质”的公司名下去拿工程,为了需要获得工程有钱赚,则必须安打工程的发包方——水利局。去年公安部门的九江市水利系统窝案就表明,长期以来,九江市水建公司通过所谓“专业代理人”参予水利项目招投标,以非法获得水利工程项目,再行将中标项目卖给其他水利公司,并借此利润。

华体会

2005年以来,建设队伍要想要在九江投水利标必需北航九江市水建公司,水建公司则从中渔利。“水利工程的建设资金都是审核下来的,自筹资金的很少,施工方花钱这方面的钱心里很做事,都不愿去做到这方面的项目,水利局在工程的招投标中正处于甲方地位,让谁中标有相当大的话语权。

”长年专门从事水利工程评标的金澎湃律师事务所建设工程部主任律师王卫国告诉他记者。清领“顽疾”还要靠制度 “很多时候施工方并不是故意向他贿赂,而是平时联络感情送来个三五万。作为水利局局长,不留意强化自身学识,筑城哀防线,慢慢地就转入了施工方的‘圈套’。

”负责管理审理杜道敬案的卧龙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审判员姜南告诉他记者。另据卧龙区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沙吉鸿讲解,水利局局长作为“一把手”,在水利工程项目上权力过大,单位内部的监督过于。杜道敬屡屡行贿涉嫌施工方的财物,为其承包工程获取便捷,水利局辖下的单位和工作人员皆按其意图办理。

班子成员内部没构成有效地的制约,单位工作人员有时就和“一把手”一起违法乱纪。据他讲解,在水利工程项目中作为甲方的水利局,有相当大的权力要求谁能中标。

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经常出现工程项目上的“贪腐”也就不足为奇了。况且有的水利工程是长年都要做到的,大自然也就出了“香饽饽”。“意味著权力造成意味著贪腐。

水利工程的招投标应当更为市场化,把它放在阳光下面做到,这样才能增加贪腐不道德的经常出现。”王卫国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道。据他讲解,有的水利工程招投标时设置的施工资质门槛过低,没几个企业需要超过拒绝。

华体会

为了承包工程,无资质的企业之后北航在有资质的企业名下去竞标,为了能成功中标,大自然必须对水利局“意思意思”。“水利工程的招投标应当公开发表半透明,创建一套完备的监督机制。另外应当创建企业黑名单制度,把那些贿赂的企业去除在招投标领域之外。

扫除水利工程的招投标贪腐‘顽疾’,制度建设要跟上。”专门研究腐败问题的郑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学博士岳磊回应。“要避免水利工程领域的贪腐,显然上还是要改革现行的财政制度,让更加多的社会监督力量参予进去。

”多年专门从事反腐研究的郑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樊红敏教授向记者回应。据她讲解,现行的财政制度下,地方政府的事权少于财权。一般性的财政移往缴纳资金过于地方政府支出,作为专项资金拨给下来的水利工程款,缺少地方政府和社会力量的监督,很更容易被水利局“一把手”违规违法挪作他用。

本文关键词:华体会

本文来源:华体会-www.emageshair.com

相关文章